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伊朗旅行社-伊朗旅游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个人独自去伊朗旅游好吗?

[复制链接]
伊朗国内的公共交通很完善,所以各个城市间的连接没什么问题。即使是包车,比如我从设拉子包车去波斯波利斯,也不贵。反而是订酒店比较麻烦。因为制裁,一般的订房网站压根没有,只能通过前人的攻略找到不多的几家选择,然后直接跟酒店联系订房。可想而知大多数酒店都不能令人满意。后来我学乖了,干脆找当地城市最好的酒店,直接WALK IN ,大概伊朗的游客不算多,所以没有吃到过闭门羹。伊朗国内航班也方便,就是机型比较老旧。比如我从设拉子飞德黑兰,坐的MD80, 估计得有四十年机龄了吧!

伊朗身处高原,所以早晚温差大,晚上会比较冷,需要带厚衣服。尤其是住那种古代庭院改建的民宿,房间如果没有取暖设备,真的会很冷,我在卡尚就冻得感冒了!理想中伊朗是非常封闭保守的地方,这一点你到了地头就会改观。也许真的落后,但民风绝不保守!可口可乐到处可见,电视里也播映好莱坞“译制片”。禁酒,但是有不含酒精的“BEER”。网速慢得吓人,但“古哥儿”和“非死不可”都能上。有人穿黑色“布卡”罩袍,但更多时髦女子只是象征性地戴着头巾,头发露出来不说,还穿着线条毕露的紧身裤。抽烟绝对不禁止,所有酒店房间里都配备烟灰缸。除了若干“圣墓 ”内部外,也都可以自由摄影。大概是闭关得久了,民众心理反弹,伊朗人特别喜欢拉住外国游客攀谈。年轻姑娘会找你合影。小学生成群结队地找你要签名。严肃的大叔会找你聊一些人生哲学。当然,也有些宗教学生会有宣教的意思,我一看苗头不对就立即打断他了。也有不礼貌的,隔着马路老远招手让你过去,这种不理他就好了。我还碰到过水果摊小哥硬要送我橘子吃。在伊斯法罕伊玛目广场附近的小餐馆晚饭,对过坐着一对波斯美女,颇有点和我眉目传情的意思,可是我被我之前看的书拘住了,脑海里第一反应是“石刑”“荣誉谋杀”这类字眼,没有投桃报李。后来知道,伊朗人私下并不是那么严谨,“临时婚约”的事情司空见惯,当然,是在教徒之间。德黑兰据说还有妓女。伊朗总体应该很安全,但一个人旅行还是得留个心眼。也是在伊斯法罕,我从亚美尼亚社区往回走的时候,一位飞车党远远看见我脖子上挂的相机,先是降速仔细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猛地加速冲过来,一手来抓我的相机带。我因为这几天的经历,一开始以为又是伊朗人要来搭讪,还傻乎乎地报之以微笑,等他冲过来只是条件反射地扭身躲过他的魔之一爪。我转身,看见他也刹车单脚踩地,意思要调头再来试试运气。眼看这人行道上前后无人,呼救是没有用了,我急中生智干脆跳过绿化带跑到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那厮就没再敢追。总之,在伊朗一个人旅行不但毫无障碍,相反还会有其它地方不容易碰到的乐趣,绝不冷场!下面我介绍下我玩过的景点:德黑兰比较无趣。市容萧条,各式各样年久失修的旧楼既无美学价值,很快也要失去其实用价值。餐馆不多,看起来优雅的餐馆在方圆500米以内没有找到,反而走几步就能见到一座银行。马路上横冲直撞的也以旧车居多,尾气呛鼻。在这里也感受到什叶派和逊尼派的不同了,他们对偶像崇拜不那么严格,到处都挂霍梅尼和哈梅内伊的巨像。


过绕路的,最多老想把人带到他挂钩的酒店或餐馆。不同于伊斯兰教,基督教,佛教等“普世宗教”,拜火教是有点类似于犹太教的“民族宗教”,既不向非本民族的人传教,通常也不接受皈依。阿拉伯帝国入侵后,波斯人被勒令改从伊斯兰教,拜火教渐渐消亡,只剩下亚兹德等少数据点。直到上世纪20年代巴列维王朝建立,为增加伊朗人的民族认同,拜火教徒才恢复法律上的“有经人”地位(差不多等于合法的二等公民)。但伊朗本土的拜火教人口一直不高,在10万以下。倒是有一支在伊斯兰迫害时期逃到“同文同种”的印度,被称为“帕西人”(波斯人的转音),象亡国后的“商人”一样,经商为业,经济地位较高,著名的印度汽车“塔塔集团”就是帕西人的产业。现存亚兹德的火神庙也是帕西人于1940年援建的,据说其中的火种从公元470年来一直不曾熄灭过。

拜火教不是一神教,而是有代表善恶的两位元神。光明神叫做“马自达”,对了,就是某日本车标的由来!他是人头鹰身的形象。

MAZDA除了寥寥无几的拜火教遗迹,作为游客我分辨不出街上哪些人是或不是拜火教徒,反而觉得这里穿着“布卡”的比例比大城市高得多,这也证实了教士阶层在乡村占统治地位的一般说法。亚兹德老城没有旅游书吹嘘得那么有吸引力,倒是它特有的“风塔”,一个象烟囱一样的导风塔,能把任何“路过”的微风导入室内,经过水池的冷却,释放到房间内成为“空调”,使我对人类作为一种生物的对环境的适应能力表示钦佩。

此行的重点是波斯帝国的旧都,波斯波利斯。公元前552年,大流士一世正式定都波斯波利斯,并奉拜火教为国教。经过历代修建,波斯波利斯占地达125平方公里。然而盛极而衰,只在英雄人物的一念之间。时间定格在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大帝攻陷并焚毁波斯波利斯。现存的遗址只是从前的王宫,建立在背靠慈悲山的一座高台上。拾阶而上,首先见到残缺但依然气势十足的薛西斯门,牛身雕塑上方的楔形文字铭文,用波斯语新巴比伦语和埃兰语记录着薛西斯的宣言“我以最高神阿胡拉马自达的名义,修建万国门”。遗址中心的阿帕达纳宫阶梯上,则用浮雕记录着“万国来朝”的场面。宫殿主体只剩下不多的石柱还依旧矗立,碎石和断柱遍地都是。旁边偏殿保存得还算完整,墙上有刻画生动的狮咬牛图案(这是个拜火教中常见的题材,狮子代表恶,牛代表善)和清晰的楔形文字。阿帕达纳宫后部的“宝库”则只剩下排列整齐的圆形基础了。据说亚历山大动员了一万头骡子和五千头骆驼才把宝库里的宝藏运完。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陕ICP备2023015245号-1 )

GMT+8, 2024-3-4 01:54 , Processed in 0.054984 second(s), 2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